明月,青松——舒缓宁静中

2019-08-24 10:31盐树枝
 
二维码
18

  时人不识凌云木,只待凌云始道高。岁寒三友之一的青松,拥有着巍峨挺拔的气韵,着寒霜风雪而不凋,气质凛然。无空谷幽兰的风流自赏、清芬宜人;无荷花之清秀淡雅、淡愁含露;亦无梅花之凌然风骨,团玉娇羞的花朵,但是青松有迎霜傲雪,郁郁葱葱的的青翠,爱松之人都爱松夏日的浓荫苍翠,秋风中淡定从容,冬日的勃勃生机。

  青松,明月都是古人吟诗作赋,把酒言欢的一种依托,千古人事相同,悲喜重复,唯青松高风亮节的情操,可以涤荡我们对世俗名利的痴迷,只有这样我们在颖悟超脱后寻得半盏闲逸、几分清凉。我辈读书人也可效法太白公“何当凌云霄,直上数千尺”对青松的品评,把心中豪情壮志寄以青松,同样都是心怀追梦的人,时空间隔,不同日月星辰,却又相同的青松情怀,松的品,松的性,松的姿都在为人所赏,为人所效仿。

  青松者,其叶如针,其形似龙,姿态飘逸,扶摇直上,气势如虹,四季青翠,苍然翠郁。自古多有人爱之。晋之菊,宋之莲,唐之牡丹,千古之青松。无不彰显着松的风骨,松是雪的骨,雪是松的灵魂。“大雪压青松,青松挺且直。要知松高洁,待到雪化时。”松的风骨韵味就是这么直接,苍茫山水间郁郁葱葱,宦海浮沉间扶摇直上。多少美妙的姿态与品格都为我们所折服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松之不易在风雪石缝间。松尚且盘曲顽强,况人乎!

  有松喻己,有松赠人。冰雪中寒冷方是真寒冷,冰雪中的顽强是真顽强,在人生不如意中是否坚如松,患难之时是否定如松,有松之风骨,有松之知己,才有有松之品德。探看未来,世事终难全,心有凌云青松,不惧寒暑,岁寒三友一生之挚友。行云流水不语,光阴荏苒而过,尘寰中可曾有超脱万物,视功名如烟云,寻觅的脚步从未停歇,心中当存有一缕修善为德的品质,长植一株青松于心间,月光为水时长浇灌。

  松自有天然奇质,苍翠的身影,只有在风雪中挺拔,方尽显凌寒独居的姿态。众人皆修苍松宁静超然为处世之道,守起点视终点,等待生命一场轮回,然青松需要风雪霜寒的侵染才更显苍劲葱郁。但人生需要不停的追寻,一路经历霜雪雨水冲刷方显完美,我们不曾经历曾经的风雪,无法彻底深入深邃的古典意境,然青松灵性的劲骨,高风亮节的气度,却可以在千秋万载的长河里流淌。